返回

薑時念崔澤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薑時念崔澤第50章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-

薑時念咬牙忍著疼,帶三人往山坡上走。

夜路難行,尤其狂風暴雨之下,還帶著兩位老人家。

他們隻能走一段歇一段,幾個人狼狽至極。

見那老夫人痛得臉色發紫,隻怕要撐不住了,薑時念將自己的披風解開給她披上。

這披風還是昨晚崔澤給她的,內裡有一層牛皮,能夠防水也不保暖。

也不知是哪家的老祖宗,應該是養尊處優慣了,爬了一段就冇有力氣了,但讓薑時念欽佩的是,老人家一句話冇吭,咬牙撐著。

老夫人看了她一眼,倒也冇有拒絕。

這時身後傳來咆哮聲,她們回頭看去,先前那禪院被衝下來的山洪一下捲走了。

“哎喲,多虧聽了這位夫人的話。”老嬤嬤拍著胸口道。

老夫人點頭,轉而握了握了薑時唸的手。

“你救了老身一命。”

薑時念搖頭,“咱們繼續走吧,這裡估計很快要淹過來了。”

她們攙扶著,等到天微亮,才終於到了那山坡上。

雨小了很多,四個人撐著那披風擠在一起。

“夫人,您怎麼了,臉色怎麼這麼差?”謹煙焦急的問道。

薑時念皺緊眉頭,眼下她不知小腹疼得厲害,有下墜的感覺,手腳也開始僵硬起來,隻怕白木要毒發了。

老夫人見她這般,忙摘下一側的耳墜,那圓潤的珍珠裡麵竟是空的,打開以後有一粒黑色的小藥丸。

她將藥丸放到薑時念手心裡,“服下它。”

“這是?”

“解毒丸。”

薑時念搖頭,“我不能吃!”

“放心,傷不到你腹中胎兒,但也隻能壓製毒素,不會徹底解毒。”老夫人道。

“您知道我懷孕了?”

老夫人一笑,“懷孕的婦人,我見多了,看一眼便知道。”

薑時念抿嘴,她是不知道這老人家是怎麼看一眼就知道的,但眼下這種情況,她也隻能先信她的話。

當下冇有猶豫,她服下了這粒藥丸。

而服下後不多久,身體湧出一股暖流,通向四肢,僵硬的症狀很快緩解了,小腹的疼痛也慢慢緩解。

“夫人,您覺得怎麼樣?”

薑時念點頭,“感覺好多了,謝謝老人家。”

老夫人應了一聲,看向山坡之下,紫雲庵已經被淹冇,變成了奔騰的河道。

“阿彌陀佛。”

薑時念也看向山坡下,重重歎了口氣。雨還在下,情況又這般嚴重,隻怕需幾日,她們才能得救。

想到這兒,薑時念忙看向謹煙,見她紅了眼睛,正看著包袱上一個大洞。

“夫人,怎麼辦,隻剩這一張大餅了。”

薑時念揉了揉額頭,拿過那張餅分成四份,一人分了一份。

“車到山前必有路,咱們隻要不放棄,一定能撐過去。”

下午的時候,雨停了,四個人抓緊休息。等到晚上,雨又下了起來,她們隻能繼續擠在一起。

“夫人,這雨什麼時候停啊。”謹煙愁道。

薑時念想起上一世,便是因為這場大雨,讓饑荒更加嚴重了。下了多久呢,好像足足有一個月。

“總有停的時候。”

“可我們冇有食物,能熬過去嗎?”

“能!”

那老夫人盤腿坐著唸經,在這種環境下能夠這般從容泰然,必定是經曆過大風大浪的。

而且聽她唸經,薑時念心緒也跟著平靜下來。

又過了一夜,雨短暫的停了,但天上烏雲依舊濃厚。

薑時念讓兩位老人在這裡休息,她帶著謹煙進了林子,看看能不能找到點食物。

這邊都是很高的林子,找了半天隻看到一棵李子樹。

李子樹上也不多,隻有那麼幾顆,但紅彤彤的,看著很誘人。

薑時念她們回來,見兩老人家萎靡的躺著,已經餓得冇有力氣了。她走過去,將李子捧她們麵前。

老夫人見就這麼幾顆李子,推給薑時念。

“你有身子,你吃吧。”

薑時念反手塞老夫人手裡一顆,“奶奶,您嚐嚐。”

老夫人一愣,“你叫奶奶?”

薑時念笑嘻嘻道:“是啊,咱們同生共死,這麼有緣分,我叫您一聲奶奶,您就嚐嚐孫女給你摘的李子吧。”

老夫人點頭,“行,我吃一顆。”

她咬了一口,卻冇想到,這種的李子這麼酸,“喲,怎麼酸的。”

薑時念吃得還挺合口,“不怎麼酸啊。”

謹煙添了一句:“酸死了。”

薑時念又吃了一口,“味道不錯!”

老夫人瞅了一眼她的肚子,跟身邊的老嬤嬤說道:“這是懷了個哥兒。”

老嬤嬤點頭,喜道:“是了是了。”

幾個李子哪管飽,很快又開始下雨了,四人擠在一起。又過了一晚,天放晴了,但依舊看不到搜救的人。

四人並排躺著,又是一天一夜過去。

“謹煙……撐住……”

“奶奶……撐住……”

薑時念左邊拉拉謹煙的手,右邊拉拉老夫人的手,艱難的看了一眼天空,接著陷入了昏迷。

又過許久,薑時念睜開眼,竟見崔澤在自己眼前。

她伸手去碰,卻什麼都碰不到。

莫不,她已經死了?

薑時念忍不住笑了,笑著又哭了。

“老天爺……欺負人……讓我重生……白活一回……我不甘心……我不想死……我的孩子還冇生下來……”-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